书生

杂食党,最萌冷cp, 经常失踪
文笔在练

【曦澄】猫粮啊~

*蓝曦臣影帝 x江澄配音
*慎入(我提醒你了→_→)
*ooc

论蓝大影帝几近病态的爱……
论蓝大影帝深夜被扫地出门为哪般?
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江澄现在很崩溃,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不过和魏无羡去外地参加了一个漫展,回来自己的“蓝大金毛”就给他制造了一个惊吓。。。
     江澄本身是个大少爷,公司现由爹娘管着,至于为什么说现因为江澄和他们订了个五年之约,这先不提。有个温柔的姐姐可惜被个牡丹妖精拐走了。还有一个将自己买了的师兄,不过也没关系这货的腰天天度假。
     江澄是个声优,至于为什么好好的大少爷不当了,还是因为自己那个坑天坑地坑发小的师兄。要说这个师兄啊,真是一言难尽。一个撩妹子堪称神级的鬼才,在毕业典礼上唱了一首歌迅速走红,凭借着外表和实力不过几年在歌坛上成为了人尽皆知的鬼修夷陵老祖,几乎全世界都认识了他。不过再怎么攻气十足,他还是被人收了,顺便把发小一块买了。
    而江澄因为自家师兄的恳求给他的mv配了几句念白,于是入了配音的圈子。并凭借其被上帝独爱的声音让每一个听过的都念念不忘。温柔时的低哑带着说不轻的魅惑,冷情时的悦耳富有磁性,如果说他师兄的音域广阔如海,那他几近囊括了所有美好的声音。
    但这些却都不及那人露出大大杏眼说着冰冷话时那不可掩盖的一抹傲娇,毒舌却又意外的反差萌。让人只想捧着他,就像个高贵的女王陛下。当然粉丝们不敢当面这么说,但私下里才不叫三毒大大呢。
    要说这俩人被什么人收了,那就说来话长了。江澄刚出道一年时,参加了一个电视剧拍摄。这主演啊,还真厉害,四大世家里的人都上了。别问是怎么做到的,说联系感情那都是假的,你只要知道那导演是那清河聂氏的聂二公子。
    关键这拍的是什么啊?江澄很不开心,就因为这个电视剧,他的师兄出柜了,呵!剧里是一对罢了,你还真把人蓝二公子叼回自己的狐狸窝了。还有参加的人几乎都出柜了,说这剧本不是你写的就有鬼了,名字都是本名,还有性格,聂怀桑!
    不过剧是火了,连带着做了动漫和小说。但也还起了一起风波,这先不提。但要知道,那个老冲他眨巴桃花眼一脸委屈的师兄给他在风波中送来了蓝大公子,说什么送温暖。经过一翻死缠烂打后,两个蓝影帝收了那云梦双杰。但记仇的小江同学还是在桃花正艳时吓了他那狐狸精师兄。
    只见那满天飞舞的粉色花瓣下,一人影带着一阵鬼哭狼嚎正被一条小萨摩耶追着跑,而蓝忘机却被他兄长拦着“忘机,不可,只是闹着玩罢了。”江澄看着混乱的这一切,忽然笑了起来,使三人停了下了来,满天花瓣下,江澄笑声干净悦耳,平日里严肃的脸此刻笑得显得温柔青涩,阳光从花瓣中洒下,使那人平添了一抹不真实,他就像桃林中的精灵般,万千繁花皆为他而生,粉色金色也皆是他陪衬。看痴了三人,没有别的念头,只想保护他,甚至怀疑为什么网上会有人喷这样的一个人。
    咳 ,总之江澄就这么和蓝曦臣在一起了。回到开头,本来江澄走的时候,蓝涣也就一直扒拉着他不让他走罢了,也就在要出门时一直搂着他腰头埋在他颈间罢了,哦,还折腾了半个晚上。
    但却不曾想他和魏无羡玩了一个星期回来后,会看见这些。你能想象你一进家门便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你时那种怀疑人生的头晕吗?江澄僵了,眨眼睛再眨眼睛。哦,不对,那个是蓝曦臣!江澄更僵了,就那么看着蓝曦臣顶着自己的脸趴在沙发上眨眼睛看着自己。
    片刻后,“蓝曦臣!你发什么疯!”江澄炸毛了。蓝曦臣咬了咬嘴唇,顶着江澄的脸露出了一个微笑“阿澄,你和无羡玩的好吗?”看着他这么笑,江澄只感觉了一阵寒意,不过回想这一周自己也就到的时候打了个电话,其余时间都玩疯了,连回来都是在发完微博后,上飞机十分钟前通知了他。
     而反常的是蓝曦臣这一周也没有闹,异常的乖。“你先把妆卸了去”蓝曦臣扁了扁嘴,特别委屈的张口“晚吟,你不该补偿我吗?”江澄受不了了“滚去卸妆!”蓝曦臣鼓着腮帮着,慢悠悠的起身去了卫生间。
    江澄看着他委屈的背影有些懊恼,这次真的惨了。突然电话铃响了,江澄懒散的往沙发上一坐,倒了杯水接了电话,电话里果不其然传出了他那个发小的声音“江澄,你还好吗?”“……不好”“呃…你是不是还没看微博?”“微博?我下了飞机往家赶,哪来的时间看。”“唉,二哥哥,你等我一下,澄澄啊~你还是看一下微博吧!热搜都炸了!啧啧,想不到大哥居然这么会玩。”会玩?江澄皱起了眉头“你等一下,我看一下。”
     刚打开微博,江澄一口水便喷了出来。“唉唉,澄澄你没事吧?”“没事”江澄脸色一正,修长的手指认真的划着页面。没看错,蓝涣发了四五条微博均在一个半小时前,也就是自己刚上飞机时发的。但看内容分明是这一个星期攒的。
     每一条至少五张图,可怕的是画面上全是‘他’,各种样子的“他”,背景都不同,更可怕的是好不容易一条没有‘他’,居然是一张卧室照片,而且卧室里处处是他的周边,动漫的电视剧的都有。不管如此,蓝曦臣还把他的页面简介第一句写上了:江澄的头号粉丝。更不用提热搜了怎么炸了,江澄头更晕了“澄澄?澄澄?要不要我去接你,你先来我家避避难?”无奈扶额“魏无羡,你在开玩笑吧,你家那个都不好哄吧!”怪不得老实了一周,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
     回想刚下了飞机,接机的蓝忘机让自己偷溜出去,不让自己见粉丝,分明不怀好意。“呃?澄澄~”江澄揉了揉太阳穴“好了,我没事,你和蓝忘机赶紧回家吧,真是的,谁要你自作多情,帮我挡粉丝的。”
     电话那头,魏无羡眨了眨眼,桃花眼里映着车窗外的夜景,邪肆一笑“不帮你挡帮谁挡啊!好了,师妹,你和大哥好好聊聊吧!师兄先挂了啊。”听着电话那头传来江澄炸毛的一句谁是你师妹后,魏无羡才挂了。似乎都可以想到那人像只猫一样冲你发火,魏无羡桃花眼不禁弯了弯。
    转头看向了一脸认真开车,却不时拿眼角撇他的蓝湛,笑嘻嘻的问道“二哥哥,你想没想我啊?”“…嗯”魏无羡看着那人清冷的样子,忍不住凑近蓝忘机耳边,吹了口气“那蓝二哥哥是想我哪啊?”
    被他这么一弄险些撞到电线杆的蓝湛黑着脸,看着他恼怒的低吼了一声“魏婴!不知羞。”而肇事者却退了回去看着蓝湛泛红的耳朵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二哥哥别生气啊~”却不想手腕上一凉,魏无羡不笑了,那是一副手铐,挑眉“二哥哥?”“……你吃醋了?”蓝忘机不再看他,开着车一脸冷清的说到“嗯,天天歉了七天”魏无羡被他这么说大脑瞬间停机,片刻后,传了来一阵哀嚎“二哥哥你饶了我吧,好哥哥,好哥哥,我错了……”
    而江澄挂了电话后,渐渐消了气。看着微博上那张照片,越看越熟悉,忽然一惊,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江澄刷的从沙发上跳起,转身朝楼上走去。江澄打开次卧的房门,瞬间被吓到了。
    墙上处处贴满了自己的海报,书桌上,床头柜上摆满自己的手办和周边。床上全是自己的抱枕,大的小的等身的从床上落到地上,地上还都是自己模样的玩偶,最可怕的是那张床单竟然是动漫里的自己的裸图,抱着一只狗,腿上还趴着一只的那张。靠近落地窗床那些江澄在漫展上还看见不少,是动漫里自己的cos服和假发。
    江澄僵硬的迈开了步伐,脸上抱有一丝幻想,手指颤抖的打开了衣柜。但那瞬间,他好像被雷劈了,柜子里最下面是一叠自己的床单,上面挂满了印有自己图案白色蓝色的衬衫和卫衣,甚至还有订制的睡衣。江澄只感觉自己完了。“呵呵~晚吟真可爱啊~”江澄有些僵硬的转头,蓝涣懒散的依在门上,偏头看着他擦拭着头发,依旧是温柔的笑,江澄却彻底打了个寒颤。
    蓝涣看着他,笑的更温柔了“晚吟,去洗澡好不好,洗完再回这里。”说着让出了道,江澄知道自己这是玩大发了,大金毛生气了,不听他的下场可能会更惨。江澄僵硬的走出去,号称雷厉风行的三毒大大洗个澡却洗了几乎一个小时。
    江澄头发干的几乎差不多了,他有些颤抖的伸出修长的手指,没办法,腰开始痛了。深呼吸退开门,闭眼大步的走进去。蓝涣看着江澄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不禁想笑,闭着眼啊~真是太好了。走了三四步,江澄睁开了眼,瞬间炸了,“蓝涣!”
    屋内,只开了一盏小夜灯,昏黄暗淡。但江澄还是看清蓝涣的脸。没错,蓝涣趁着江澄洗澡时,又画了一个淡妆,还是江澄的模样。江澄脸色一跌,转身就走,而蓝涣早料到了他的反应,大步一迈,赶在江澄前面将门一关,顺手将江澄手臂扣在后面就那么抵在门上。
    江澄面对着门整个人被压的死死的,不停的挣扎着恼怒的喊道“蓝曦臣,你放开我!”但换来的是蓝涣将一条腿挤进他的两腿之间,几乎将全身都贴在他身上,江澄安静了“蓝,蓝涣?”蓝曦臣将脑袋埋在他的颈间,热气扑撒在他的锁骨上“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
    江澄感觉到身后那个人的颤抖,内心一软“蓝涣,我没不要你,我…对,啊!蓝涣你属狗的?”哪一声对不起还未说完,蓝曦臣就狠狠地咬在了江澄脖子上。蓝曦臣将他抱起转身扔在了床上,狠狠的压了上去,舔舐着伤口处的血,“蓝曦臣!”蓝涣应声停下来,抬起头眯着眼冰冷的说道“江晚吟,我说过的你这辈子都不准说这话。”
    江澄瞪大了杏眸“我…”蓝涣却不想在听他说了,拿起床头的领带将他的双手束在头顶,再次俯身吻住了那总是出口伤人的薄唇。
    江澄被吻的几乎缺氧,他感觉到蓝涣不复往日的温柔,霸道的撕咬几乎要将他拆之入骨。最重要的是他的眼里看见的全是他自己的模样,虽然是熟悉的味道,但他感觉就像是自己草自己。这下子,惨了。恍然间,他好像看见蓝曦臣贴过来拿手机拍了张照。
    一天后,好不容易把畜牲喂饱了的江澄,瘫在床上,摸索到自己的手机,登上微博他再次炸了“蓝曦臣,你给我滚过来!”没错,蓝涣又发了一条微博,时间是昨晚,一张图配着一段话,图片上是两个几近相似的人,暖昧的气息充斥着画面。那段话写着:三毒大大草粉。不用看热搜,都知道他们的反应,自己电话有三四个未接,不过,贱皮师兄应该更惨,毕竟都没给他打电话。
  “蓝曦臣,你还要不要脸了!”江澄看着门口那一张笑脸怒吼道。“晚吟~小心点腰。”江澄气的将床上的抱枕扔向那人的脸怒吼道“你给我滚!”“蓝曦臣,你这几天别想上我的床”蓝大委屈脸“晚吟~”“滚,再说就一周。”
    当晚,蓝大抱着小被子站在门外,无奈地摸了摸鼻子,真被赶出来了,而且还是去主卧睡,没有一个澄澄的主卧啊,小猫咪真生气了呢~蓝曦臣转身朝主卧走去“不过没关系,毕竟是自己草了三毒大大,而别人只能想三毒大大草粉呢~”蓝曦臣眯眼有些冷的勾起了唇,真不想笑给其他人看啊。真好啊!你是我的,他转身看了眼身后那扇门。
    门后的江澄听到这话瞬间跳脚,转身上床,亏他还心软了一下,想给他开门,见鬼去吧!呵。
   

好险,差点开车了,
不过车会补的。
昂,宗主大人生日快乐\^O^/

【聂澄】猫想(一)

聂澄   
聂澄
聂澄
       ●━●说三遍
忘羡粉慎入、慎入    
甜的,私设很多,文笔在练,求别ky
不喜欢退出去,就当我浪费了你的时间
聂怀桑和江澄
重点私设:聂怀桑比江澄高!比江澄高!不然没法玩了……→_→
还有,他俩年龄我一直算不清楚,百度查的又都不一样,所以这也算个私设,聂怀桑比江澄大,虽然聂怀桑叫澄兄很带感,但我想有人宠澄,所以聂导辛苦了*^_^*

       
         如果这些都可以,那么^ω^
       
       魏无羡慵懒的倚靠在蓝忘机身上,顶着上方蓝老先生“杀猪”的目光,看着对面的江澄。
       也许是阳光太过晃眼,江澄的模样竟让他觉得有些陌生了。
       江澄变了,从清谈会开始他便感觉到江澄对他的态度变了,看着他的目光和其他人毫无差别,冷漠、不在意。不是刻意所为,倒像是彻底放下了,似乎自己在他眼里再也激不起任何波澜,那一双杏眸囊括了云梦百里荷莲却再无他的身影。
        魏无羡苦笑一声,怎么办啊?他的小师弟不要他了。但,这能怪谁呢?是他推开他的。是他骗了那个傻瓜,那个等了师兄十三年的傻瓜。
        观音庙一别已过去半年之久,他和蓝湛参加了封棺大典便离开了,逍遥红尘却未曾想过蓝家和江澄。
        观音庙之事几乎穿的人尽皆知,世人不在计较他夷陵老祖如何,反倒骂起了他师弟江澄,流言肮脏至极,不堪入耳。
          观音庙第二个月,江金两家所树之敌连同金家那些二心长老煽动修仙界众人抵制江家,要求更换江家家主,云梦大小事物处处遭到打压。而江澄也被金家妄想夺权的长老暗杀重伤,命悬一线,莲花坞内十里荷花一夜尽败。
        那些长老趁机逼迫金凌退位,虽有长老支持金凌,但终究他太过年少。蓝曦臣虽在闭关却也念及与金光瑶之情,但蓝家此时正因三尊之事处处受限,自顾不及,而那聂家则处于中立。
       然而任谁都没想到,他江澄竟一人上了那金陵台,杀了三位金家长老,以铁血般的手腕镇压了造反之人。不知他江澄用了什么法子,竟使得金家长老尽数支持金凌,毫无二心。而这江宗主竟又用一月整顿了江金两家,两家联手将那些打击云梦的家族重创。一时间,仙家百门虽窥视江家这条锦鳞,却无一敢动。
       观音庙第六个月,江家家主闭关。蓝家生意受到打击,蓝启仁因操劳病倒,蓝曦臣被迫出关,与各方周旋时受伤,然聂金两家却伸出了援手,最终蓝曦臣完美处理。
        回想一个月前,自己和蓝湛在酒馆听到这些消息时几乎疯了般回来,便一阵后怕,差一点,差一点儿他和蓝湛便失去了至亲之人。他和蓝湛错了,说什么放下前尘,逍遥自在,终究是放不下,牵挂着。
        一只手突然握住了自己,魏无羡抬头一看便对上了那一双熟悉琉璃瞳“魏婴,我在”魏无羡眼里的恐慌渐渐散去“二哥哥,清谈会后我想去见江澄”“嗯,我陪你”魏无羡噗嗤一笑“二哥哥,你真好”蓝忘机一脸清冷,耳朵却泛起了红,任由他闹着。
        蓝忘机眼光看向了正在主持的那一抹白色。和魏无羡一样他也在走神,不同的是他看的是蓝曦臣。 蓝曦臣有些瘦了原本的宗主服竟显得有些大了,他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微笑,但蓝湛却猜不到他在想什么,总是这样的,从小到大,兄长总是能看出自己想什么,而自己却看不透兄长。蓝忘机半瞌眼眸遮住眼底一滑而过的低落,魏无羡闪过一丝心疼,紧紧抱住他,蓝忘机看着那双桃花眼里的担忧,回手抱着他“婴,无事”不需多言,他们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魏无羡托腮看向江澄,他和蓝湛回来时,先去见了蓝湛的叔父和兄长,便直接去了莲花坞,却被江伯拦下,江伯是江叔叔时的管家,莲花坞被血洗时回家探亲,得以存活下来,而现在他是江澄的管家。他还记得江伯拦下他们时,眼底涌现的失望“阿羡,宗主在闭关,你和蓝二公子别进来了,别让弟子们看见也别让云梦和金陵人看见,唉~”江伯远去的背影,让他无法跨进莲花坞的大门,就这样他浑浑噩噩的离开,直到今天蓝氏的清谈会。
        江澄有些奇怪,一身深紫的宗主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他修长挺拔,江家的紫是帝王紫,他和蓝湛去看过那凡人的君王,但他却觉得江澄那凌厉的气场,更像是君临天下。江澄太适合紫色了,小时候他便是这么认为的,他曾想过他穿其他颜色,好看,却没紫色那么适合。莲花坞的紫色像是专门为了他的小师弟而定的,他一身傲骨,天生为帝。
        但魏无羡偏头,眼里充满了疑惑,江澄今天戴了一浅紫纱笠,遮住半身,墨发在腰间束起,没有了之前的团子头加小辫子,紫纱随风浅动,若隐若现的露出江澄的脸,那一双杏眸在这装扮下,反倒显得柔和起来,明明气质还是那么凛冽,而那江家剑服配着纱笠本该出尘潇洒却让人感觉有些朦胧诱人。那人甚至比这清谈会上那百家仙子还美。
         魏无羡微眯桃花眼,扫了一眼四周,看到不少目光注视江澄,眼底或清或浊,魏无羡记下了几人,虽不知江澄这一身是为了撤底撇清过往还是什么,但窥视江澄的人都得死。他想护他,他想虽余生不能以师兄之名护他,但他即然回来了,便会以命护他。

聂导木出场
不急,快了^ω^

       
       

【同心】(上)

双璧    羡澄
甜的^ω^

        又是一年紫阳花开。

    ‘忘机最近很奇怪’趁着午休正坐在自家弟弟前面的蓝曦臣抱着这个想法,看着认真喝冰奶茶的蓝忘机。试图从他脸上知道些什么,奈何自家弟弟一直低着头。
        蓝忘机僵硬的喝着奶茶,感受着头顶兄长如炬的目光,忍不住停了下了来“兄长……”“忘机有事?”蓝曦臣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蓝忘机听着自己兄长温柔的声音,内心却抖了一下,双手扣紧奶茶杯,有些犹豫的开口“兄长,我放学有事,不必等我”
         蓝曦臣脸上的笑渐渐消失了,沉默的看着低着头的弟弟。蓝忘机等了一会没等到自家兄长的回答,双手紧紧抱住奶茶,头低的更低了,眼睫毛轻轻的颤着。
         蓝曦臣看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笑声音却依旧温柔“忘机,抬头,看着我再说一遍”蓝忘机没有动“兄长,我……嗯?”没等他想到怎么对兄长说,蓝曦臣便伸出手指,捏住了他的下巴,用力一抬,迫使他看向他。
         蓝曦臣眨了眨眼,有些窘迫“兄长……”“忘机,想好了再说,已经一个星期了,你每天放学就会消失,然后晚上十一点多回家,你不该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吗?”
           蓝曦臣微凉的食指轻轻抚过蓝忘机的薄唇,蓝忘机看着蓝曦臣冰冷的脸,心脏颤了颤,兄长生气了?蓝忘机悄悄移了移视线,看着蓝曦臣耳边的发丝“兄长,只是去图书馆自习”
        蓝曦臣看着他的小动作,没有说话,手指却用了几分力“兄长”蓝忘机声音已然发颤,蓝曦臣看到眼前人儿琉璃瞳里染上的恐慌 ,垂下了眼眸,轻轻发出了一声冷笑,再抬头还是平日那副温雅的笑容“忘机,那兄长陪你一起去”“兄长,不…”蓝忘机焦急的想反驳却被打断了“忘机,就这样吧,最后一节活动课,学生会开会,你等我放学”说着蓝曦臣松开了手指,起身向后面自己的位置走去。
         蓝忘机急忙转身“兄长,我……”蓝曦臣转身打断了他的话“忘机,别惹兄长生气啊,快上课了,把奶茶喝了吧!”笑依旧温和但眼中的占有欲却让人害怕,蓝忘机身体轻轻颤了一下,低下头,抱紧奶茶杯,不知想起了什么,半晌才开口“兄长,忘机知道了”
         在寝室搂着自己媳妇睡了一中午的魏无羡看到这一幕,挑了挑眉,邪笑着冲旁边江澄问道“澄澄,他们这是怎么了?”江澄嫌弃的拍开魏无羡偷偷要搂住他腰的手,“谁知道”魏无羡看着江澄瞪起的杏目,心里发痒,啾的亲了上去。
           江澄感觉眼角一热,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刚想开口去骂,却见魏无羡瞪大那双风流的桃花眼,托着脸看着自己,那眼里的依赖像极了自己以前养的妃妃“……魏无羡,你要点脸,同学都快来了,真是的,怕狗还像狗一样”魏无羡歪了一下头“不要了,早就不要了,只要阿澄,阿澄喜欢狗,那也喜欢喜欢我呗~”                     
             江澄白了他一眼,随即朝着自己座位走去,却也因此没有看见身后魏无羡的目光,细长的眼睛微眯着,眼底浓郁的占有欲几乎化为实质,阳光无法照进半分,层层黑色中只有一人的身影。
         阳光明明那么暖,却让人觉得有些发冷,折射在玻璃上的光越发耀眼,就是不知玻璃破碎后的碎片的光又是怎样的姿色……